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明联播
携手护卫蓝天上的精灵近10载 山城夫妻上演现实版“人鸟情未了”
发表时间: 2021-07-14 作者: 已有1106698阅读

今年父亲节,7岁的小女孩曹钰琪(小名琪琪)送给父亲一幅画作:蓝天白云之下,父亲正在放飞小鸟,而父亲的周遭亦有多只小鸟围绕、盘旋,快乐飞翔。在画作的空白处,一行“我的爸爸是英雄”几个字格外醒目。

画作展现在父亲曹大宇眼前时,曹大宇正在位于明山区牛心台街道办事处小南沟的东北野战军护鸟基地,为一只受伤的苍鹭止血、包扎伤口。

对女儿的父亲节礼物,曹大宇有些“淡漠”,对他来说,女儿的画作可以晚些欣赏,而眼前的苍鹭必须立即救治。因为他不仅是女儿的父亲,也是这些折翅野鸟的守护神。近10年间,他和妻子孙萍一直奔走四方,救治受伤野鸟。后来有了琪琪,也跟着他们走上了守护野生鸟类的公益之路。

在父亲巡护的车后座长大的琪琪

很少能穿着公主裙,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到游乐园快乐地玩一天。爸爸妈妈都很忙,没时间陪她,而她却需要常常陪着父母,四处奔波,陪着父母一起去巡山护鸟,搭救一些受伤的野鸟。

谈起女儿的成长历程,琪琪的妈妈孙萍很是心疼,琪琪很小的时候,当时护鸟志愿者不多,人手不够,而护鸟又需要人,没办法,孙萍就把琪琪也带着,一家三口,曹大宇开车,孙萍抱着琪琪坐在后座,有时候琪琪睡着了,有时候琪琪就坐在孙萍的腿上,看着田间地头的作物。

孙萍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们一家三口到抚顺一带巡护,在一处乡村发现好几张鸟网,鸟网上挂着几十只小鸟。几个捕鸟者正准备收网,曹大宇立刻冲上去和几个人理论。捕鸟者气势十分嚣张,还要动起手来。在车里的琪琪看到这场景,吓得大哭起来,孙萍一边安抚琪琪,一边拨打当地执法部门的电话。执法人员火速赶来,控制了现场。曹大宇将鸟网上活着的野鸟一一救下,没有受伤的立即放飞,把受伤的野鸟带回来救治。

孙萍说,琪琪小时候感冒发烧,额头贴着退热贴,仍旧跟着他们出队,进山巡护,这是常有的事儿。

逐渐壮大起来的护鸟志愿者团队

每年春秋两季是候鸟迁徙的主要季节,也是曹大宇和孙萍最为繁忙的时候,一个月、半个月不在家是常有的事儿。

江西省北部鄱阳湖的天鹅、大雁,内蒙古自治区的百灵鸟,都需要去看看。曹大宇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必须多发展一些志愿者,人多力量大,一来可以和他们一起出队护鸟;另外也要让更多人知道保护野生鸟类的重要意义。

曹大宇想起自己当志愿者的经历,他从小就喜欢鸟,上山抓鸟,或者在农村自家院子里,拿个箩筐一会儿就能扣个麻雀。2012年,38岁的曹大宇突然发现,鸟越来越不好抓了,天空中飞翔的鸟越来越少,这让曹大宇感到有些沮丧,也意识到问题。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吉林市林业局的唐景文老师,在吉林的一处农家院,一盘土炕上,俩人就关于野鸟的话题聊了一夜,曹大宇深深被唐景文老师保护野生鸟类的思想所折服,也认识到保护野鸟的重要意义,从此走上守护野生鸟类之路。

往事如烟,回想过往总总,曹大宇感慨万千,他也曾是抓鸟、玩鸟之人,最终被感化的,也可以像唐老师一样,春风化雨般,教化更多人,让更多人都来爱护蓝天上这些可爱的精灵。

所以近10年来,曹大宇不只把爱人孙萍,甚至几岁的小女儿琪琪发展成为护鸟志愿者。他不只肩负着爱鸟护鸟的重任,还肩负着发展更多志愿者的任务。这些年来,在曹大宇的带领下,我市有近200人的护鸟志愿者团队,在外省市均发展了近万名志愿者。他们常常跨省、跨市联动,配合各地相关执法部门,打击鸟贩子,拯救一只只受伤的野鸟。

最快乐的事就是把鸟救活

时光荏苒,从2012年直到如今,曹大宇已经公益护鸟10个年头了,一年70%时间都在外巡山护鸟。中午饿了,就在田间地头吃口面包,甚至时常吃不上饭。有时候到外地走访,车行至高速路,能坐在服务区超市门前的椅子上,吃一盒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已经是奢侈了。

孙萍告诉记者,时常有亲戚朋友说他们夫妻有病,甚至说他们精神有问题。但更多的人还是对他们竖起大拇指,认为他们是在为社会做贡献,从事的是有益于社会、造福人类的事儿。

“我们俩人最快乐的事儿就是把伤鸟救活。”孙萍说。

今年春天,曹大宇和孙萍正分头在外面巡护,突然孙萍的手机响了,原来本溪满族自治县一位巡护员在一处小河边发现一只受伤的雕鸮,它属于夜行猛禽,濒危物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孙萍赶忙开车赶了过去,却发现雕鸮不见了。原来,当时天气炎热,那名巡护员到车上取水喝,一转眼,雕鸮跑了。他们沿着小河边四处寻找,找了一个多小时才发现受伤的雕鸮。把雕鸮抱回基地救治的途中,孙萍心里一直不安,总感觉受伤的不只这一只,应该还有一只。晚上下起大雨,孙萍更加心绪不宁,一晚上也没睡好。第二天她早早起床,和一位在基地实习的志愿者再次赶到本溪满族自治县。

在昨天发现雕鸮的附近,他们四处搜寻,一个多小时后,在一处草丛里,真就找到另一只受伤的雕鸮雏鸟。当时,雕鸮旁边还盘踞着一条大蛇,如果晚来一步很可能这只小雕鸮就成了蛇的腹中餐。后来这两只受伤的雕鸮都被成功救治,放归山林了。

利用自家宅基地为鸟儿打造一处乐园

曹大宇和孙萍每年在巡山护鸟的过程中,时常会遇到一些受伤的野鸟,必须有更专业的地方为这些折翅的野鸟进行救治,甚至还要进行驯化,使其尽早达到放飞条件,让它们回归山林,重返蓝天。

2018年,在明山区牛心台街道办事处小南沟,曹大宇母亲的老宅,曹大宇和几名志愿者搭鸟棚、建笼舍等,建起了1000余平方米的东北野战军护鸟基地,也是野生鸟类和动物的救助站、疗养院。

救助站的建立,也是为受伤的鸟儿搭建一处乐园。孙萍告诉记者,救助站里最多时曾有二三百只受伤的野鸟,国家一级、二级和三有保护鸟类都有,为受伤严重的野鸟手术、后期照料、野化训练,直到具备放飞条件,尽快放飞。

因为要日夜照顾这些受伤的野鸟,夫妻俩只得领着琪琪住在救助站。有时曹大宇要凌晨三四点钟就外出巡护,他还需要更早的时间起床,给受伤的鸟类喂水、喂药、喂食物等。

守卫蓝天上的精灵是我们永远的使命

到外地巡护,车要加油,要简单吃口饭,有时候还需要住宿。基地养的鸟要医治、吃东西,有的大型猛禽类还要吃牛肉等,都需要费用。

有一年夫妻俩就面临着经济上的窘迫,那还是琪琪刚出生不长时间,有了孩子家庭支出增多,家里又发生点事儿需要用钱,曹大宇之前做生意挣了10多万元钱,都在巡山护鸟过程中花费殆尽。此时又正值春季,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市的百灵鸟正是繁殖的季节,如果不尽早赶去看护,很可能就有鸟贩子把百灵鸟雏鸟掏走。而百灵鸟专吃蝗虫,对保护生态环境相当重要。

家里没钱了,无法出去,曹大宇一筹莫展。孙萍看在眼里,悄悄地把自己结婚时购买的首饰低价卖了一万多元钱,交给曹大宇。

世间最美的爱情不过如此,你的难处我感同身受,你的梦想同样也是我的追求,茫茫人海能够相遇相知已属不易。如果彼此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是多么难能可贵。为了支持曹大宇献身公益事业,这些年来孙萍除了要巡山护鸟之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做微商,卖俄罗斯商品,挣钱贴补家用,支持曹大宇公益护鸟。

近10年来,夫妻俩的足迹遍布云南、甘肃、江西、河南、山东、安徽、河北、吉林、浙江等省,处处都留下他们公益护鸟的身影。

而这几年,锡林浩特市的百灵鸟多了起来,叫声更加清脆悦耳了;江西鄱阳湖的鸟贩子少了;我市太子河一带的水鸟越来越多,苍鹭、白鹭随处可见;中国特有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中华秋沙鸭连续几年在我市越冬;国家一级濒危物种猎隼在以曹大宇为首的野保志愿者的保护下,至少有6巢成功繁殖,种群也在逐年壮大……

没什么值钱的家产,家里更多的是各级部门颁发的奖杯、证书,成了夫妻俩人的无价之宝。也正是这些证书,见证了人性最美的一面:善良、执着、坚守、脚踏实地、甘于奉献、不求回报。

“一善染心,万劫不朽,百灯旷照,千里通明。”山城一对普通的夫妻上演一场现实版“人鸟情未了”,用他们的大爱精神,展现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体现了中华儿女骨子里所具有的神圣使命和社会责任感。

来源:本溪日报